2008/03/09

[night]阿爸親像山

3 意見


囧。

不知道要從何「話說」起。

照婚後的慣例,通常禮拜天是我們的家庭日。禮拜天的行程不用規劃,總而言之就是早上沒睡過頭的話做禮拜、中午與我岳父母用餐、陪我的姪女們玩耍一下、然後回老家吃晚飯、對著老弟的料理歌功頌德一番然後陪老媽看看偶像劇然後拖地、驅車回終南山,結束孝親充實的一天。

通常晚餐後的電視時間,都是由太負責與老媽分享super idol戰況、或為了大愛台裡可歌可泣的真人真事改編掉幾滴眼淚、或是十點半檔偶像劇角色解析。我只要以「我晚點開車需要養足精神」裹著棉被陷入彌留狀態即可,通常,週日的夜都是這樣過的。

但,今天的情況略有不同。


今天晚餐飯後,當時的情況是,弟一如往常的下樓打回房他的線上遊戲去、太在改作業媽在看電視,LULU在棉被裡睡著了。如果我描述的畫面氛圍不夠清楚,請想像:

阿媽在搖椅上打毛線,老狗在腳邊打呼。火爐兀自燒著、外靠在下雪。

不得不提該電視節目:某當紅新人與阿媽一同上節目,先說一件小時候的趣事,然後唱一首獻給阿媽的催情台語歌,唱著唱著鼻頭紅了、肩膀抖了、膝蓋軟了,最後跪倒在阿媽腳邊告訴全台灣觀眾阿媽有多好,主持人扶起歌手講幾句可有可無的話,然後所有人彷彿對著一幅畫嘖嘖稱奇那般,以佈道大會的形式結尾。

把眼淚感情當便當賣絕不少見,但我還是很想吐。

要我上節目「探討」自己與親人的感情?抱歉我不知道全台灣有多少人在他哭的那個瞬間一同掉下眼淚…就算很多,但要我這麼做,我願意再次考慮,我是不是還是用鼻子吃屎算了。

扯遠了。總之,當男主角摟著父親的肩,用一種很真是夠假了的態度說「我從小就一直崇拜我爸爸」的時候。

我爸回頭了。






「你們也會崇拜我嗎?」他說。毫不羞赧,只是不經意地。

套某我相當景仰文筆九把刀濫用的形容詞:我虎軀一震:

其他人可能很難理解,但據我自幼與父親的相處,如此情感探討、自我追求的討論到爛掉以致於世人忽略此句情感蘊藏之豐沛的問題,我還真是無法憶起是否曾遭遇而震驚。



也許沒那麼誇張,但我真的愣住了。

那時,我意識到,即使父親生性散漫、精力過人,他畢竟還是到了某個年紀了。

對於我的回答,盡講一些瑣事又不時打哈哈引導老媽過份的笑了…對於這樣的回答,會有點失望嗎?會嗎?

唉。

我想想我回答了什麼?體育很好、很隨和、「帶一點鄉愿」?

天哪,這不是高中時期,那些拒絕我的女孩發卡給我時,對我最誠摯的讚美嗎?
天哪,我覺得這些都是我非常崇拜的優點啊!好可怕的三重譬喻!我的回答聽起來真無腦、青春時期聽到真悲哀、離父親期待的多遙遠?

我回答、爸堅持他並不鄉愿、媽只會笑、太太不幫忙圓場的那五分鐘,終究還是在電視節目撥著人體龍捲風之中,過去了。

爸,那些是我對您最真摯的讚美啊!真的啦!









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