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0

[Dec]倫孫於世,

0 意見

(是謂,人間處處有溫情。)



《心願清單》吉兒‧史摩林斯基(Jill Smolinski) 麥田出版



一場因減肥湯而起的死亡車禍

二十個只能由別人來完成的生日心願

兩段了無遺憾的精采人生

琴恩是個平凡的上班族,每天無非上班下班,在吃飯睡覺看電視當中度過一成不變的日子。這天,她讓24歲的女孩瑪瑞莎搭便車,不料卻發生交通事故,瑪瑞莎意外喪生,內疚的琴恩巧合發現一張心願清單,決定趕在瑪瑞莎25歲生日到來前,替她實現未竟的夢想。

這些心願有的瘋狂,例如「親吻陌生人」;有的挑戰體能極限,例如「慢跑五公里」;有的看似邪惡又令人摸不著頭腦,例如「要費巴帝付出代價」;有的溫馨感人,例如「讓哥哥知道我有多感激他」;有的只是單純而愉快的享受,例如「體驗spa按摩」;有的深具意義,例如「改變他人的生命」。

瑪瑞莎五花八門的心願,帶給渾渾噩噩的琴恩多采多姿的時光。任務一一達成之後,琴恩也開始自問:那麼我呢?我的人生呢?我還沒嘗試過什麼?又想要實現些什麼?(以上內容引自這裡




試閱一部份覺得這本書還挺有趣的。雖然溫情路線一向不在我的主動閱讀書目內,但其實也沒那麼溫馨,而是帶有一點都市口味的幽默…另,1 of我的伴娘正在為這本書拋頭顱灑熱血,當年跟郡主交往之初她可是陪伴我們過了許多墮落的時光,紅鞋女孩靈動的畫面至今仍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之中,午夜夢迴之際想到仍會微微一笑…

請大家月初都去買一本吧!推!



十二月了,
尾牙的季節,
拋開一切合理放縱的季節,
吃麻辣鍋的季節,
胃寒的季節。

以及,反省的季節。


這篇文章將用來記錄,今年發生過似乎還算重大(而我還記得)的事件,並試著從中找出一些,姑且可以稱為新知的,心得:


↘在超市打了半年工:讓我體會到尿布跟奶粉真的是很貴,藝人說還沒存夠奶粉錢所以不能結婚這是誠懇的而不是連說謊都懶。

↘去了一趟日月潭:讓我發現到其實我很熱愛工作、以及破除了小時候的偏見:蚊子並不會因為腿上的疤夠多就不對你下手,這跟在停車場找車位是不一樣的。

↘出了一本書:讓我發現出一本書真是很不容易以及,世界上有些人可真的很擅長精神凌遲

↘辦了兩次中型聚會:賓主盡歡

↘爸住院媽又被綁架(三天內,看得出笑點在哪的人,書架上的玩具任你挑一盒):看到類似奪魂鋸手法的手術過程,可以讓任何人都嚇得突然想起健康的重要。我想一夜之間被剝奪所有人生樂趣真的是一個慘字。

↘喔對我們還買了房子:平凡人的一生大概很難遭遇,與購屋、與婚禮相等麻煩的事件。新家鄰居很不親近人、新家週末午夜得忍受來回於淡水的飆車族、新家每個月要吃掉我們辛辛苦苦賺來的一點點錢,月底我們總是吃得很差,但新家很溫暖,很值得為它過得有點坎坷。


待續,先放上今日BG圖:






(科基混哈士奇…不是很容易想像的畫面。)



2008/11/24

[close to …]嗯,啊,是吧。

0 意見



(Blogspot一百個比無名強的理由:不會因為你兩個月沒有消息就威脅著要刪帳號。)


只有一首聽爛的歌。


…以及今日BG圖:




(好啦,我知道圖也沒那麼BG。)

2008/08/26

[2.0]肺癌之牆 / 河童被水沖走了

4 意見

(據說是河童調戲誘拐民女的圖。)


上,我照慣例地打開了我的google reader,發生了一件很噴的事情。

黑隊員發表了一篇名為"服役也中標"的文章,前半部在玩幸福點點名的遊戲,雖然不時出現


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的設計者本身犯了一個邏輯上的錯誤。
每個問卷將以八的倍數成長,
換言之,第一份問卷點了八個人,
這八個人另外要再找八個人,
就會有六十四個人。
按倍率計算,照理說,
到八的八次方就會變成1677,7216個人次,
也就是一千六百七十七萬,七千兩百一十六個人填過這個問卷。
九次方就會變成1,3421,7728個人次,
也就是一億三千四百二十一萬,七千七百二十八個人填過這個問卷。
所以合理的估計,轉手手第九次之後,已經超出了全台灣的總人數,
扣掉網路成癮症不高者,應該在轉手第八次時,已經涵蓋了全台灣所有可能的範圍。
換言之,這個問卷並沒有永續經營的可能性。


這般,好像有點認真過頭啊的內容。但黑隊員既為我們所熟知的黑隊員,所以頷首微笑即可,也不要太在意。


但我在後面又看到了:


我還記得數年前,同樣的問題,我朋友新添的題目是:
最近讓你覺得『河童被水沖走了!』的事是什麼?
然後過數個月,我在一個跟我朋友完全無關的部落格上看到這個問題,
而部落格主的回答是:
「什麼是河童被水沖走了!?淹大水嗎?」
完全雞同鴨講的回答。
據我朋友指出,「河童被水沖走了」乃日本諺語,
意指在某方面學有專精的人卻在該方面栽根頭。
不過很顯然,這個註解並沒有跟著二十題問題一起流傳,
所以之後被點到名的人就非常納悶的看著這個非常冷僻的問題。
難以回答。



那個「我朋友」就是我。


我約莫兩年前玩點點名時(好像是劉胖點我的樣子),胡扯加進去的問題,


當下我立馬上google一查,想要查出那個神奇不知名與我無關的黑隊員的某人是誰。
不查還好,一查至少查到了

二十個以上回答過這問題的部落格



真的有許多人在玩點點名的遊戲!(雖然高達八成的回答者對這個問題很困惑)
點點名真的會像連鎖信老鼠會一樣的傳下去!(而那些回答者我還真他喵的一個都不認識)

真…真有趣啊!




今日BG圖:




(………………………………)









--

有來過關渡里民中心的人都知道家裡有一面肺癌之牆
搬家在即,今天終於將它推倒了,如圖。
(可惜推倒前忘了拍照留念)


2008/08/16

[サイヤ人]菲爾普斯

0 意見

奧運冷感的人也許不知道他是誰,不過菲爾普斯兄(Michael Fred Phelps II1985/6/30~)已經在本屆奧運拿下八面金牌,包括(感興趣的詳wiki,不感興趣的「喔喔~好厲害」就可以了)

在本屆奧運中,僅在200M蛙式項目上輸給了這傢伙的前男友:





(荻原舞:200M裸泳世界記錄保持人



說來說去,這篇只是為了放下面這張gif而已。


(氣死人了!我不會在Blogger貼gif!)



他絕對有賽亞人的血統啊!

2008/08/11

[Jul→Aug]造夢是必須的但我不再需要。

1 意見

(本日BG圖。)

昨天,赫然在不愛出門的男人的好朋友之網發現,沒什麼人在看的WEEDS在經歷編劇罷工之後,終於第四季再開!Nancy一家離開了罪惡的淵藪Majestic社區,也不再販毒了----販毒對她來說已不屑一顧,第四季開始,Nancy懷抱著兩年後退休的夢想,在邊境開始她走私大麻的事業。

再次強調:一定要看!


八月底,我跟太太將搬離住了五年的關渡里民中心,左邊的留言版也將正式更名為竹圍里民中心,繼續為竹圍地區的鄉民及遊民服務,是該說句終於。

房貸也罷、延宕多時的裝潢也好,總之要落定了,

上週屋主的妹妹領著裝潢師傅來訪這個她之後要定居的地方,進門第一句話便是問師傅這個房子有沒有辦法格成樓中樓。


(戰隊眾及阿肯等來過的朋友,請大笑。)


到此為止都還無妨,我們也很盡責的扮演認真向上夫妻和氣小房客的身份,不時提供附近的交通飲食資訊。

幾年前排完戲裝完台一定要去吃的永和豆漿早餐稀飯,太太記得,但不在了。
金瑞珍倒是風吹不倒屹立不搖,附帶一提,老闆娘疑似就叫金瑞珍,這件事大家知道嗎?


但當房東的妹妹說要把我此刻打Blog的房間弄成佛堂的時候,心還是揪了一下。

這個曾經一遍又一遍聽著「一切再重來」的地方啊,




我們在這個地方住了這麼久,用來招待過無數次我們的酒肉朋友們的小房子、墮落的看著555&Friends、在收假的前一天與黑隊員&Jajambo一邊喝酒一邊舀水、亂得那麼存在的,
原來,這裡畢竟不是我們的家啊。

這種感覺真的好奇怪。

--
(以下為炫耀文)

我常常在睡前禱告的時候向祂說,請偶而給我細微的幸福,那足以讓我在困頓之中能因一時的歡樂與安慰而能繼續向前邁進。




感謝主,我很喜歡這個生日禮物。
當然了,也感謝朱大!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頒獎典禮上得獎者都要千篇一律的說「這是公平的」了!














造夢是美的,但我不再需要。
因為有些人事我永遠不會失去,會失去的,也不再令我恐懼。




(與太太去阿爾卑斯湖的照片在這邊。)

2008/07/30

[282930]雷特

5 意見

[7/28]左起比老師還晚來的謝大牌、隊長、要人見面就罵他為什麼不唸書(多奇怪的要求)的阿肯、謝女士、劉胖&聰明哥、太太、大哥、潘兄與最近登場率奇高的劉火柴女士。




[7/29~30]感謝小哥相贈,夫妻倆去了日月潭。
日月潭絕對不是一個積極旅遊焦慮者適合去的地方。

(後為阿爾卑斯山。)


(我的船。)


to be continued…

2008/07/25

[RIP Randy]姿態。

0 意見





常逛朱學恆BLOG的人絕對對Randy教授不陌生,而二十五號的昨天,Randy教授終於還是離開了人世。

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Randy Pausch教授,再見!


嗯,在這麼壯大的意志面前,說什麼都顯得很媚俗啊。





(以下的內容都是為了讓劉胖的臉不要再置頂了的碎念。)

[其一]
今天發現把朋友的近況想過一遍,不管大家是在幹嘛、有變化或沒變化,都會很輕易的產生感慨的感覺。

[其二]
沒有其二了,我只要腦內忙碌就會罹患失語症。

2008/06/20

[GO GO Our Central!]我知道妳要的是這個。

3 意見

[一擊殺]
劉同學已經要去新竹當女教師了,
雪片般的集氣信件不要再寄來了喔!


(我們做了打氣圖!用妳正要學的PHOTOSHOP做了打氣圖!妳一定要加油喔!)

那天妳告訴我,由於種種緣故,為了不想太麻煩某人,妳覺得「有必要學一下Photoshop」。
當下我真的沒想到什麼…也許是因為趕稿趕到目眥愈烈、或是秉性純良,總之我就是沒有想到。

多餘的再說一次:我真的,沒想到啊。



(元氣玉,悟空無計可施的時候,藉吸取全地球精氣來他X地轟爆對手的招式,後被K66惡搞為太太最愛的Tamama絕招:嫉妒玉。)





具戰隊的總機,我的朋友啊,妳即將要迎向,學成歸國之後的第一場硬戰。
妳我都知道,雖然前方的道路佈滿荊棘,而唯一的敵人卻是自己(自己這個敵人有多強?看漫畫有多常用就知道了)僅有兩個名額,是多讓人頭皮發麻,多想哭著回家找媽媽,但,出了社會後的我們,在站穩腳步前面臨的,又有哪一場不是硬仗?


記得嗎?(妳要否認也可以)剛入學的時候,有兩個人總是被林~老師給筆記的時候,以某種難以形容的語氣說著,輕易的帶過。

無憂無慮的好人家的小孩啊。

現在,展示無憂無慮好人家小孩的鬥志吧!展示妳過人執著下萃煉出的爆發力吧!

妳一定會贏的,現在就這麼想就可以了。


要集氣要吸精(力)是吧!我們給妳吸!(精力)



祝君健鬥!加油!!!!
即使妳沒演「鬼才」當年多次麻煩我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學PHOTOSHOP,我還是會為妳祈禱的!真的!
--
終南山後里民中心,隨時為考生加油!加油!(揮彩球)

2008/06/04

[nezumisenpai]鼠先輩!讓我在半夜想吶喊我愛你的鼠先輩!

0 意見

今天沒有BG圖,跟今天要介紹的兩位相比,什麼都是多餘的。

暖場的是這位:


(MV的內容完全就是Hip-Hop!奇怪的是一點都不奇怪!)


Jero
來自美國,身上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從小就受到外婆的影嚮而喜歡演歌。
03年決定要成為演歌歌手,所以到日本留學。
到日本兩個月後,参加了NHK演唱比赛,取得出場的機會。
之後以電腦工程師的身份留在日本,一邊参加日本各地的歌唱比赛。
終於在08年2月正式出道,

有著「比日本人更加日本人」的心的Jero成為08年衝擊性的話題。
有趣的是,出现在大眾視線的Jero總是一副hiphop的打扮…




渾然天成、幾乎要讓人呼喊「好帥!」的是這位,鼠先輩。

鼠先輩
「六本木~GIROPPON~・クラブ編」




(猛!)

官網

除了一定要看到最後以外沒什麼好說的!




[聯合推薦!]太太的BLOG可以看到一些片段。

2008/05/27

[absolute]軀的誕生日

1 意見


(公視人生劇展《長假》,鄭芬芬編導。萬芳、澎彰燦主演。)




《幽遊白書》中,軀在成為魔界三巨頭之前曾是奴隸…不,說是玩具都顯得粉飾太平。她非常想殺了她的前飼主,但卻始終無法忘懷,因為曾有那麼一天,前飼主牽著她的手,將她高高舉起,帶著溫暖的笑容。即使這只是吉光片羽。
後來飛影知道了,便將她的飼主製成怎麼砍怎麼戳怎麼切切割割都不會死掉的盆栽送給軀當生日禮物,告訴她,讓她猶豫不覺而翻騰的,不過是植入的虛偽記憶,不過是防範反撲的卑劣把戲。




睡醒跟太太看了萬芳《長假》,故事很簡單,為了一家生計操勞的阿芳得知自己有了肝癌,不想讓家裡的老小知道,於是告訴自己、也這麼告訴周遭的人們,其實是要去度假。於是乎先生三天兩頭甚至偷小孩的營養午餐錢去公園賭象棋麻將OK,小孩子為了去學校被同學取笑而遷怒耍脾氣也OK,最後雖然還有留戀,但總算安心死掉,這樣的故事。編劇兼導演講故事的手法很順,也讓故事以比較輕盈的方式進行著。

當劇中,澎恰恰飾演的先生偶而會唱個初戀定情曲來撒嬌、或半夜醒來不假思索的拿床棉被,給睡著在餐桌前的她蓋上的時候,理應是感人、讓丈夫的角色不那麼惹人厭的橋段,我卻感到一陣巨大的心痛。





如果能絕望、能純粹的去憎恨該有多好?若沒有這微不足道的關心、舉手之勞的溫柔,那一定很自由吧?



上週受的委屈在今天爆發了,除了責怪自己居然犯下年輕的錯誤(請用夏亞的語氣這麼說看看,很有趣呦!)也在想著純度這種事情。如果可以絕對的愛絕對的恨、絕對的付出真心、而在必要時又絕對的case by case該是很好的吧?



(5/31更新。夏亞名台詞,年輕的錯誤。)




只可惜,這世界在我眼中,就像一杯整新郎用的調酒,那麼複雜、那麼混濁,而純粹,向來是激烈,而不受歡迎的。


--
應該是不受歡迎的題外話:



六月即將發售的MG Gundam2.0,在引頸期盼下,將造型整個修回最質樸、最復古、最接近劇中造型。圓滾滾的傻樣,讓人感動得一陣鼻酸。


(所謂的劇中造型,當年的設定圖。有很多想拿出來長篇大論的醍醐味就不多說了。)





九零年發售的HG版本,標榜著多色成型技術(白話文就是說,組合完顏色就像圖這樣。)
附帶一提,那時國二的我偷偷買了一盒…應該要買來回味一下。
圖中為MG(Master Grade)發行第一彈,在當時也是受歡迎到不行。
圖左,名設計師Katoki設計的版本,Ka氏的風格深深的影響了至少五年的剛彈風格。



圖右為03年的完美剛彈版本,出自《剛彈野郎》的造型,也就是漫畫造型。
圖中ver.O.Y.W.,一年戰爭版,配合當時的電玩發售,具有超越劇中不合理動作束縛的可動性。造型亦可說是Ka氏風格延伸的極限。
圖左為六月即將發售的2.0版本,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風格的逆轉變。

2008/05/15

[black]測速照相機*土窯雞*2T

1 意見


(當天的照片在這裡。)


加油黑隊員!熬過去了就可以對 大哥用鼻孔噴氣、拿啤酒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盡情的說些五四三了!(揮小旗)

加油!






--
本日BG圖:



以及:

2008/05/14

[CountingDown]溫馨小故事----男孩尼特斯(上)

0 意見


(這次說的,是小時候聽過的一個很奇妙的故事。奇妙的原因容後再表。)



久很久以前,有個男孩叫尼特斯



尼特斯是個很奇怪的孩子。足月的時候,尼特斯的父母給他抓週,結果尼特斯以不甘願、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的姿態,掙扎地爬過算盤、爬過玩具寶劍、爬過書本、甚至爬過奶瓶----眾目睽睽之下,他在一張草席上停下腳步,翻個身,便呼呼大睡起來。





一躺,便是十八年。





不消說,父母對於這孩子都是十分憂心。但在大老遠從城裡請來心理醫生之前,爭相目睹的街坊早已擠滿尼特斯的宅門----就像進動物園看貓熊一樣。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像是在看隻什麼珍奇異獸,久而久之,由於一種「總是得說點什麼」的使命使然,這些村民們便開始數落起尼特斯與他的父母來。



日落時自田裡提著鋤頭的歐基桑,提了兩隻雞給尼特斯的母親,要她熬碗雞精,說是雞精有提神的效果~日復一日,直到尼特斯五歲----不動如山的尼特斯,讓歐基桑憂憤成疾,村民悲傷地在村外的老樹上發現掛著的他,臉上盡是「這怎麼可能」的不甘心。

村里同年齡的孩子,先是(受父母脅迫)禮貌性的邀請尼特斯出去玩,但他總是沒聽到的樣子。後來他們用各式各樣的幼稚言語辱罵尼特斯,但有一次----僅有一次,成功的讓他打了個呵欠。無比的挫敗讓他們提前面對真實、這世界上就是有怎麼也無法跨越的難關、無法擊倒的敵人啊!這些孩子們各個一夜長大,後來都變成很有出息的成人。

至於村裡的女人們…唉!你我所熟知的女人哪!她們日日夜夜、不厭其煩的說尼媽媽的壞話,這個說是上輩子延續的罪孽、那個說這孩子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兇星。剛跨進村民中心還沒來得及喘氣的那位,說她今天打了個噴嚏,鼻涕的形狀隱約(絕對錯不了!)是個「尼」字,尼特斯是被鼻涕蟲附身,一、一定(太激動以致於哽咽了一下)是這樣子的!總而言之,妳一句我一句,後來某位始終打不進小團體的大嬸為了討好,將這些人的閒言閒語整理成冊,居然給拿下全國性的文學大獎,最後成為村史的濫觴。



直到外國的研究團隊來到尼特斯的草席前,搬搬弄弄了一個月,最後仍搖頭嘆息的離開之後,尼特斯的父親終於受不了了。他坐在尼特斯的草席前,卻說不出個什麼屁來----他本來就是不擅言詞的人。尼特斯先是跟父親對看、然後撇開眼,他知道父親在說些什麼,但他也知道自己在幹嘛,唯有堅持自己的道路,才是送父親一程最好的方法吧?他想。於是,尼特斯專心的睡、使勁的睡、熱情地打呼--------




天亮的時候,父親一夜白髮,附帶離開人世。





(本日BG圖:邵氏。)



喪禮結束之後,母親像是下定了決心,她不再理會村裡的閒言閒語,不再假設尼特斯患了什麼疾病、或者其實是什麼替身使者。她給尼特斯送吃的、綁圓餅在尼特斯的脖子上、照三餐給他翻面,並教會尼特斯說話寫字所有知識----原本尼特斯是不願意的,但唉呀,母親一番心意總是盛情難卻。終於終於,捱到尼特斯十八歲的那一天,那天早上,母親給他掛上離別的圓餅串,有點留戀的撥撥他的頭髮「接下來要靠你自己了喔,媽媽先走了…」母親微笑閉上眼睛。尼特斯流下一滴眼淚,那自然是獻給母親,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都相信他的人。



於是,尼特斯是孤單一人了。



母親是給村裡的人抬進棺木裡、送到村南的墓地的。此時對村民來說,尼特斯的存在就好像天上的風,隨之擺動的草。理所當然,沒有遺憾、沒有期待。村裡的女人(現在已各是名筆了)在自己的房間裡抬起頭,思索著尼特斯因此而起身的可能。但尼特斯沒有起來,靠著路過村民的接濟,他的生活不虞匱乏。


春去秋來又春去又秋來,不知不覺,再過兩天,就是小尼特斯二十六歲的生日。



--
to be continued......

2008/04/30

[…]模樣

0 意見






我想要,記得我現在的模樣。












(08,april,19)

2008/04/02

[smile!]盼盼

0 意見



現任地上最強兵器(下一任是我的女兒),盼盼。



『…也許是因為,她的笑,是那麼的真,真的讓人在一瞬之間,能忘掉所有的煩憂、這世界的醜陋…』


本來此文的內容是類似↑這樣。想來想去,還是不要囉唆好了。












(本日BG圖。)

2008/03/25

[After the Festival]依舊轉動

0 意見

地的第四台業者一向無良,蓋台蓋得痛快、斷訊從不手軟,雖然幾次想打電話去狠狠嗶----一番(為維持蔚藍清靜的宇宙消音。總之是不好的意思)但總是覺得錯不在客服,而屢屢作罷……這幾天該第四台業者以拆機為脅,要我們把下半年的台錢吐出來。跟太討論了一下,反正要搬了不缺那幾個月,

第四台便這麼爽快的,沒了。



(圖文無關)

反正平常夜裡也總是開著電視聽聽新聞、禮拜一看看男女糾察隊、星光大道也沒那麼熱衷了…拆吧!就拆吧!放馬過來啊!叫馬過來咬我啊!

下午,生活沒什麼不同。兩人一如往常的黏死在電腦前。

晚上吃飯的時候看了公視的「黑仔娶妻」,越南新娘的故事。我發誓,我這麼說沒有任何貶抑之意,但我一向喜歡聽沒讀書的人說話、抽煙、憨笑。

接著要播某影集,內容是穿越時空打恐龍,而且還是國語配音!嚇得我腦中一片五光十色太太辣椒麵還沒吃完,趕快轉台看台視的精裝重播版並且台語配音星星知我心WIKI,我以為至少有兩千八百多集,但約末只有三百集(1984年5月14日~1984年6月13日,12:25~12:55。而且一集只有半小時!?)但重播了六次,並有兩次以上仿作,證明在當年的確是銳不可當的超級大作。



「星星知我心」當年播出的時候我才…兩歲。印象稀薄至極,只記得:

1.媽媽吳靜嫻總是胃痛,這大家都知道。
2.某個午後,年幼的我趁父母睡覺時,一邊看吳靜嫻胃痛,一邊憑著對傅培梅的景仰,在電視機前自顧自的扮料理大師……………無限制的製作肉鬆土司。父親起床後為了不傷我心而含淚一一吃下的表情,迄今仍歷歷在目。

總而言之總而言之,「星」劇的架構大致上就是分段陳述秀秀等五子在認養家庭中的生活。

照理說,為了騙取觀眾的眼淚,劇情上勢必要強調孩子的生活有多坎坷、而在坎坷之中又是如何開出堅毅的花朵。

所以我想,

看到秀秀跪在地上用木碗吃飯,是很合理的。

看到冬冬在風雨飄搖的夜裡出去賣口香糖,是很合理的。

看到彎彎被賣去跟臭臭的阿伯喝茶,是很合理的。

看到佩佩被繼父摸上床檢查作觸診,是很合理的。

彬彬被用香菸燙人中再被玉米………咳咳總而言之,越是看到冰雪聰明但楚楚可憐的孩子們遭受虐待卻能含起淚水、不向命運低頭、靠著一份濃於水的羈絆終於再度五子合體…不應該是這樣的嗎?「編劇的自我修養」(智文出版社)裡一定會這樣寫啊!


(SEED合體!)




可是沒有。

今天晚上的劇情裡,最最不平的劇情,僅有----彬彬的養父,因為下半身癱瘓,而無法坦率地對彬彬(喔岔題,我在彬彬身上看到時代的眼淚)付出感情,但當他聽到彬彬疑似因溜滑梯受傷而發出呼喊時,仍不忍而自涼亭回頭,露出擔心的表情----簡單說就是傲嬌啦!是我的錯,我忽略了,那是純樸得令人難以想像的民國七十二年,我懶得查那年的大事紀,但想必不會有類似這樣的新聞:

把遊民當豬? 假結婚後全身利用再殺人棄屍

或是這種的:

醉漢酒後情緒不穩 拿殺蟲劑噴幼女眼、持剪刀傷母 




當然這是老生常談,世界總是在改變,有些我們想像得到有些出乎意料,但拿二十年前比較無濟於事,地球不會逆轉,它總是在變的。

最後選一篇網誌,大致上可以不負責任的作為,對於這次大選前後,我的感想。

家書-(1)你即將看到的新時代



喔喔忘了說,我們的第四台業者是萬惡的紅樹林!爛透了!但我們即將前往的新家也在他的轄區,所以除了拒看兩三個月,依然別無選擇。

2008/03/19

[fate]今天

2 意見






















前一陣子接仲介的電話接到瀕臨崩潰,心煩意亂之下匿蹤系統全開,以擺爛來應對永遠不知疲倦為何物的仲介們。然後今天送了母上去中和之後殺回南港上課。笑瞇瞇的陳師傅上一堂課就說過這功課不簡單,果然搞了兩三個小時還看不出個脈絡。

然後,休憩時檢查手機未接來電,發現一通不是很認識的電話…啊,原來是應徵回電了,連忙回撥卻發現顯示的電話只是該大樓的總機。當下在BUBOO上書「發現自己是萬年壁花,以致於不知道矜持二字怎麼寫」為記,笑自己年前巴望尾牙、年後正重拾信心、專心於以SOHO職大步向前之際,卻又像吃不開的純情醜女,人家隨便一通電話便心花怒放,誰知道也許人家只是要我過去給主管看看笑笑,畢竟,退伍後的求職完敗記錄不假,對信心的打擊,看不見、但依然存在。

課後,順道回岳家孝敬外公必殺祖傳酸梅湯,不過是一時扮貼心打個電話給太太報平安,就從太太口中,知道了消息。

接下來轟一聲什麼都不知道了,岳父悉心端出厚厚一疊諸如此類契約書並不急不徐忙加解釋,沒在聽、完全沒在聽。岳母呈了一晚千錘百鍊的羅撥排骨湯,一口豪飲而下、不燙、也沒什麼味道。待到岳父解說完畢,惡向膽邊生說了一句「謝謝爸我回去會好好看有問題再問你」便起身,累得岳母跟在後頭包了一鍋粉絲讓我帶回來。





我第一次覺得, 祂的確存在,祂自有安排。

這不叫「冥冥之中」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來形容。







親愛的太太生日快樂。窗外,蕭煌奇在基督書院唱著你是我的眼,而我們,要暫時告別終南山。





(圖一為貨真價實終南山,圖二,趙克儉,終南山居圖)

2008/03/09

[night]阿爸親像山

3 意見


囧。

不知道要從何「話說」起。

照婚後的慣例,通常禮拜天是我們的家庭日。禮拜天的行程不用規劃,總而言之就是早上沒睡過頭的話做禮拜、中午與我岳父母用餐、陪我的姪女們玩耍一下、然後回老家吃晚飯、對著老弟的料理歌功頌德一番然後陪老媽看看偶像劇然後拖地、驅車回終南山,結束孝親充實的一天。

通常晚餐後的電視時間,都是由太負責與老媽分享super idol戰況、或為了大愛台裡可歌可泣的真人真事改編掉幾滴眼淚、或是十點半檔偶像劇角色解析。我只要以「我晚點開車需要養足精神」裹著棉被陷入彌留狀態即可,通常,週日的夜都是這樣過的。

但,今天的情況略有不同。


今天晚餐飯後,當時的情況是,弟一如往常的下樓打回房他的線上遊戲去、太在改作業媽在看電視,LULU在棉被裡睡著了。如果我描述的畫面氛圍不夠清楚,請想像:

阿媽在搖椅上打毛線,老狗在腳邊打呼。火爐兀自燒著、外靠在下雪。

不得不提該電視節目:某當紅新人與阿媽一同上節目,先說一件小時候的趣事,然後唱一首獻給阿媽的催情台語歌,唱著唱著鼻頭紅了、肩膀抖了、膝蓋軟了,最後跪倒在阿媽腳邊告訴全台灣觀眾阿媽有多好,主持人扶起歌手講幾句可有可無的話,然後所有人彷彿對著一幅畫嘖嘖稱奇那般,以佈道大會的形式結尾。

把眼淚感情當便當賣絕不少見,但我還是很想吐。

要我上節目「探討」自己與親人的感情?抱歉我不知道全台灣有多少人在他哭的那個瞬間一同掉下眼淚…就算很多,但要我這麼做,我願意再次考慮,我是不是還是用鼻子吃屎算了。

扯遠了。總之,當男主角摟著父親的肩,用一種很真是夠假了的態度說「我從小就一直崇拜我爸爸」的時候。

我爸回頭了。






「你們也會崇拜我嗎?」他說。毫不羞赧,只是不經意地。

套某我相當景仰文筆九把刀濫用的形容詞:我虎軀一震:

其他人可能很難理解,但據我自幼與父親的相處,如此情感探討、自我追求的討論到爛掉以致於世人忽略此句情感蘊藏之豐沛的問題,我還真是無法憶起是否曾遭遇而震驚。



也許沒那麼誇張,但我真的愣住了。

那時,我意識到,即使父親生性散漫、精力過人,他畢竟還是到了某個年紀了。

對於我的回答,盡講一些瑣事又不時打哈哈引導老媽過份的笑了…對於這樣的回答,會有點失望嗎?會嗎?

唉。

我想想我回答了什麼?體育很好、很隨和、「帶一點鄉愿」?

天哪,這不是高中時期,那些拒絕我的女孩發卡給我時,對我最誠摯的讚美嗎?
天哪,我覺得這些都是我非常崇拜的優點啊!好可怕的三重譬喻!我的回答聽起來真無腦、青春時期聽到真悲哀、離父親期待的多遙遠?

我回答、爸堅持他並不鄉愿、媽只會笑、太太不幫忙圓場的那五分鐘,終究還是在電視節目撥著人體龍捲風之中,過去了。

爸,那些是我對您最真摯的讚美啊!真的啦!









囧!!!!

2008/03/04

[NMBTupdate]

3 意見



[NMBT劇組]
今天點進一看,Blog已公布接下來的時間行程:


02/16 ~ 02/20

初審 (由工作小組進行)

02/20

第一次評審團會議

02/21 ~ 03/06

二審 ( 9 位二審評審委員進行)

03/08 ~ 03/24

三審 ( 7 位三審評審委員進行)

03/10

公佈入圍名單,並開始進行網路超 eye 人氣獎投票

03/26 ~ 04/08

決審 ( 5 位決審評審委員進行)

04/10

第二次評審團會議

04/10

網路超 eye 人氣獎票選截止

04/12

頒獎典禮


根據官方公布的訊息,我們的作品是1/(472-51違反規定作品)=1/421。



接下來比較重要的日子是4/10,不是說網路投票,而是接下來要跟哪幾組競爭的事情。
雖然是很微小很微小的心情,但這讓我想起了最後一次等待放榜、抓著皺巴巴網路上列印下來的筆試合格名單,計算著有多少入學可能的那段時光,雖然很微小。

目前大概就是這樣。

2008/02/22

[blur]...

0 意見

子望著窗外的茫茫雪景,她覺得那風景真是美麗,
美得讓她產生一陣悸動,想要說點什麼、作點什麼。


於是,她對著窗玻璃呼出一口熱氣。


看著熱空氣模糊了眼前的景色,看著那朦朧,她的心起了變化,




於是,她再也不說話了。






~紀蔚然「無可奉告」

2008/02/16

[春酒]掃盤疾如風、笑語繁如林、乾杯如火、友力如山

5 意見


來只是過年前例行的哭夭,沒想到在我也講不清到底是怎麼搞得的情況下,我們今天去喝了春酒。

(圖左:感謝忘記今天被取什麼莫名綽號的5a上傳。在一片春意盎然之下,其實每個人都整個臉很紅、笑得有點傻)


遲到半個小時,到場時僅有K、5、乖三人(後來我看到這個,某乖你今天行程還真是排很滿啊!)不意外的先玩了猜猜我是誰的遊戲,二話不說梅酒李酒就端上來了,這種大甕裝顏色好看的液體非常吸引人...偏偏我不能喝太多。果然酒是(除了微笑以外)世界共通的語言,喝下去,氣氛稍微熱鬧了起來。

再來到了的是奈落君......真是一個爆點,在場眾人皆在心中嘖嘖稱奇,回家的路上我跟太太還是久久不能自己。接著龍貓也到了,非常專業、帶著優雅笑容、侃侃而談的介紹他的心頭肉小鳳

酒過三巡之後,開始今天的小重頭戲:交換禮物。本來想像應該要有類似尾牙的感覺...但什麼是尾牙的感覺?無所謂!大家都很會準備!龍貓抽中我也很想要後來跟小乖互換的新版阿鼻劍、奈落抽到龍貓公車吊飾組、5a抽到據說在口中會融化得很有層次的鹽華、Kokoya抽到小乖叔的台南名產芋頭肉燥殺茶醬、小乖抽到很遺憾他已經有一本後來跟龍貓互換的街景攝影剪貼簿。

接下來就是脫口秀達人、綜藝天王CC的個人秀時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人可以把黃色笑話講得如此有鄉土味?皇帝出恭聽過了,可是很好笑。四菜一湯也聽過了,但大家還是東倒西歪...這就是一個專業、訓練有素的傑出主持人的功力所在!於是乎,今晚就在奈落與CC一搭一唱適時協助抖包袱、雪茄傳來傳去、5a不斷續杯、Kokoya喝不停又不停起鬨、小乖叔叔真是沈靜的好人且油雞真是不油不膩、龍貓不停的被取諸如阿明這種不知道從哪裡生來的綽號、以及CC與躺妹,最後在玉置浩二的爆淚歌聲與眾人團唱中愉快的結束了。



悲しみにさよなら


泣かないで ひとりで 不要獨自哭泣
ほゝえんで みつめて 笑著看著我吧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から 我會留在妳身邊的
梦にまで涙があふれるくらい 連在夢裡都會哭泣
恋は こわれやすくて 愛這東西就是這麼脆弱
抱きしめる 腕のつよさでさえなぜか 不知為何,緊緊擁抱的臂膀
ゆれる心を とめられない 也無法將動搖的心停住

でも 泣かないでひとりで 不過,别獨自哭泣了
ほゝえんで みつめて 笑著看著我啊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から 我會留在妳的身邊的
唇をかさねて たしかめるのに 像在確認什麼一般的親吻
梦の続き 捜すの 尋找夢的延續
うつむいて 低下頭
ひとつの夜にいることも 我們在那一夜的事
きっとあなたは忘れている 妳一定忘了吧

もう 泣かないでひとりで 不要再獨自哭泣了
ほゝえんで みつめて 笑著看著我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から 我會留在妳身邊
悲しみにさよなら 跟悲傷說再見吧
ほゝえんで さよなら 微笑著說再見
爱をふたりのために 讓愛為我們倆人存在

泣かないでひとりで 别獨自哭泣了
ほゝえんで みつめて 笑著看著我吧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から 我會留在妳身邊
悲しみにさよなら 跟悲傷說再見
ほゝえんで さよなら 笑著說再見
ひとりじゃないさ 因为妳不是一個人

泣かないでひとりで 别獨自哭泣
その胸にときめく 心中的欣喜鼓動
爱をかなえられたら 如果爱能夠如願以償
饰らないことばで なくせない心で 用不加修飾的語言,用不會改變的心情
ひとつになれる 我們合而為一

泣かないでひとりで 别獨自哭泣了
ほゝえんで みつめて 笑著看著我吧
あなたのそばにいるから 我會留在妳的身邊
悲しみにさよなら 跟悲傷說再見吧
ラララララ… 啦啦啦啦啦~


那麼,我們夏季慶典,台南再見了!(微笑揮手走下陷景)

2008/02/15

[NMBT劇組]跑吧,還有十公里!/工作日誌----比賽截止!

0 意見


(看我的心情多麼飛越!)


比賽截止!特此記!以上!




小時候大家都看過小精靈(不知為何跟連太聊到)
不覺得小精靈裡只有一個小美人有什麼不對,不曾想過每天吃魔菇會有多駭
也一點都不覺得這首主題曲有多電波

我只是突然想到,有一天,我發現我曾經發過這篇網誌的時候,
不知道會有多羞赧。




(目前還沒派上用場的合照...明明很效真啊)

JAN/10

如期將片子剪完,健瑋也來家裡讓我修改了一次,有些地方的確是順暢許多。
晚上把報名事項填一填就可以上傳了...然後就開心的等待假借名義喝酒的聚會。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比賽延期這種事情啊...



JUN/8~9

今天補拍了捷運站的部分,有了一些失敗的經驗,今天比較知道要拍什麼。
附帶一提今天還拖了至耕下水…扮演路人的角色,
省去騷擾路人(以及被路人毆打)的煩惱。

另,明天還要拜託至耕幫我來個即興配樂,我真的很過份。

今天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方式來解決時間不足、而大砍室內戲的作法,
預告OS比想像中困難得多,
但片子已經有了雛形(也該了!)

明天的工作就是把火車站的部分拍完、以及一些補拍的部分,

幹,我怎麼看都覺得我們會第一名。

JAN/07

昨天完全摸魚忽略掉了,僅將五號拍攝的部分過入電腦,
硬碟式DV真是一種好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還柏廷錢。
剪接進度緩慢,而且剪起來不是很順暢,沒有辦法心裡怎麼想剪出來就是怎麼樣,大囧。

JAN/05

過了一夜沒有做出什麼了不起的決定,
抱著下暴風雨、丁蘭谷被水泥蓋掉變成大馬路也要硬拍的心情來到了雙溪。

結果沒下雨、丁蘭谷還是一樣美,這真是太駭。

在瑞芳買了花,非常慚愧的一點概念也沒有,
三姑丈沒有什麼拒絕餘地的借了桌子、剛好塞得進車裡,
一到目的地小哈就一見如故的向我們撲來,

今天拍攝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問題都是回家以後才想到)
要(假性)收工的時候大家都在尖叫,回程的時候甚至開心的合唱,
雖然還有幾個鏡頭沒拍、回家才發現漏了一個頗重要的鏡頭,還好可以解決。

今天還有什麼?喔本來起鬨要去廟口,
但在酒精的加持下,後座的高同學與哈副導已經深深陷入彌留。
還是回家吧,回到台北的咖啡聚會同樣流會,只能說無緣。

感謝爺爺的幫忙與招待,我甚至沒想到今天就是爺爺生日,實在是畜生過頭。
另今天依然感謝玫瑰紅與蘋果西打的陪伴,感謝玫瑰紅與蘋果西打。

JAN/04

雖然我曾說過「我對於自己的壞運一向很有信心」這樣的話,
但當壞運具現地如水泥倒到在我身上的時候,

今天不知道有沒有五十次想「不要拍了」
一大早還沒開工就崩潰了(不過這似乎有助於平靜地進行拍攝)

身上幾乎一毛錢也沒有、下雨、破壞了自己家裡的大門,

不過這群人自得其樂的功力相當驚人,令人安心不少。

除了很濕、沒有工具拍室內夜景、LULU強強過激地一直吠叫外,拍攝尚稱順利。
回到家吃完太太與岳母的愛心後就仆街了。






(小哈......)

2008/01/29

[ZOOM FLIGHT 96]偽--太太專題

4 意見



[AIR ZOOM FLIGHT 96]

在我高中的時候,瘋狂迷戀上籃球鞋(而不是籃球)
記得那時候,假日就是往公館、西門町跑,好像我是亞洲區行銷經理般一家一家的看看大家生意好不好,
上課也是在考卷背面塗塗抹抹設計新鞋款,
如果有哪個有門路的帶來一本當季的日本型錄,更可以從上課看到下課、死皮賴臉排隊借回家繼續深研,好像再多看個幾次,那些台灣買不到的配色就會夢幻地出現在床底下。

記得那時候比較經典的鞋款大概有adidas的Kobe三代、皮朋的異形水滴鞋、還有幾乎全校男性人腳一雙的AJ13。

以及上面這雙Penny Hadway的FLIGHT 96。

在這雙鞋之後,Penny也開始擁有了自己的個人副牌(就像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那樣)
而這雙鞋的原始配色,主要有魔術隊的白藍/黑藍/黑三種,以及這雙後來不知怎麼迸出來的灰色漸層。

試著想像一下:當時網路不發達、也沒有Y拍,好像很後來才出了一本二手雜誌,才勉強有了一個公開尋找好貨的途徑。

但,當青澀nerd的我,第一次不經意的在饒河街看到它的時候,看到它被保鮮膜仔細包裹擺在展示架上,它那不凡的身影,立刻排山倒海的佔據了我的心。

如今,不擅打籃球、不敢跟女生說話、不會彈吉他、不會跳風車的二十歲的我的模樣,在08年的今天,這雙鞋復刻問世的今天,那個穿著起毛球寬管西裝褲腳踩Lanew厚底皮鞋的我的模樣啊。

如果是好友黑隊員這時候就會說:「所以你現在很會打籃球、彈得一手好吉他、也會頭轉囉?」


最近還有一件類似感觸的事情,大概就是從廣播中聽到某學姐的歌聲...歌聲很清晰,令人聯想到冬日早晨空氣中懸浮的微粒那樣的清新......清新到,完全無法將這個聲音與當年在學校中人人聞之色變、在學校中持刀追打砍殺女伴的身影連結

好,就以聽聽這個好聲音,來作為本文的結尾吧(我辦不到!!)


如果是太太這時候會寫一些很感性的話,巧妙的將橫流的物慾與現實生活的感觸作個巧妙的結合,這個,我也是不會的。

本日BG圖


舌吻。

2008/01/16

[Game Theory]今天學到的新知識

1 意見


(每次都為了要從圖庫裡選哪張BG圖而煩惱...依舊圖文無關)


今天,黑隊員問我知不知道,什麼叫做「賽局理論
雖然我曾經有心想要瞭解而查過WIKI,但並沒有好好下過功夫,
但身上背著阿宅的值星帶的我,還是寡廉鮮恥的說「大概知道

以下就是黑隊員在瀕臨死亡前,告訴我的關於賽局理論的一個小故事。

(僅排版全文照登)

賽局理論當中
有個有趣的例子是這樣的

假設一個村落
好比說,有五十個人家
今晚因為暴風雪而停電
電話也停了
此時必須要有一個人冒著風雪去求救
這時
對村子裡的每一個人
最佳的選項就是
自己不去,別人去

可是

當每個人都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時
結果就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去求救




(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故事讓我陷入深思。











(口苗口烏...)(靠,是使徒!)


(絕對領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