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7

[absolute]軀的誕生日


(公視人生劇展《長假》,鄭芬芬編導。萬芳、澎彰燦主演。)




《幽遊白書》中,軀在成為魔界三巨頭之前曾是奴隸…不,說是玩具都顯得粉飾太平。她非常想殺了她的前飼主,但卻始終無法忘懷,因為曾有那麼一天,前飼主牽著她的手,將她高高舉起,帶著溫暖的笑容。即使這只是吉光片羽。
後來飛影知道了,便將她的飼主製成怎麼砍怎麼戳怎麼切切割割都不會死掉的盆栽送給軀當生日禮物,告訴她,讓她猶豫不覺而翻騰的,不過是植入的虛偽記憶,不過是防範反撲的卑劣把戲。




睡醒跟太太看了萬芳《長假》,故事很簡單,為了一家生計操勞的阿芳得知自己有了肝癌,不想讓家裡的老小知道,於是告訴自己、也這麼告訴周遭的人們,其實是要去度假。於是乎先生三天兩頭甚至偷小孩的營養午餐錢去公園賭象棋麻將OK,小孩子為了去學校被同學取笑而遷怒耍脾氣也OK,最後雖然還有留戀,但總算安心死掉,這樣的故事。編劇兼導演講故事的手法很順,也讓故事以比較輕盈的方式進行著。

當劇中,澎恰恰飾演的先生偶而會唱個初戀定情曲來撒嬌、或半夜醒來不假思索的拿床棉被,給睡著在餐桌前的她蓋上的時候,理應是感人、讓丈夫的角色不那麼惹人厭的橋段,我卻感到一陣巨大的心痛。





如果能絕望、能純粹的去憎恨該有多好?若沒有這微不足道的關心、舉手之勞的溫柔,那一定很自由吧?



上週受的委屈在今天爆發了,除了責怪自己居然犯下年輕的錯誤(請用夏亞的語氣這麼說看看,很有趣呦!)也在想著純度這種事情。如果可以絕對的愛絕對的恨、絕對的付出真心、而在必要時又絕對的case by case該是很好的吧?



(5/31更新。夏亞名台詞,年輕的錯誤。)




只可惜,這世界在我眼中,就像一杯整新郎用的調酒,那麼複雜、那麼混濁,而純粹,向來是激烈,而不受歡迎的。


--
應該是不受歡迎的題外話:



六月即將發售的MG Gundam2.0,在引頸期盼下,將造型整個修回最質樸、最復古、最接近劇中造型。圓滾滾的傻樣,讓人感動得一陣鼻酸。


(所謂的劇中造型,當年的設定圖。有很多想拿出來長篇大論的醍醐味就不多說了。)





九零年發售的HG版本,標榜著多色成型技術(白話文就是說,組合完顏色就像圖這樣。)
附帶一提,那時國二的我偷偷買了一盒…應該要買來回味一下。
圖中為MG(Master Grade)發行第一彈,在當時也是受歡迎到不行。
圖左,名設計師Katoki設計的版本,Ka氏的風格深深的影響了至少五年的剛彈風格。



圖右為03年的完美剛彈版本,出自《剛彈野郎》的造型,也就是漫畫造型。
圖中ver.O.Y.W.,一年戰爭版,配合當時的電玩發售,具有超越劇中不合理動作束縛的可動性。造型亦可說是Ka氏風格延伸的極限。
圖左為六月即將發售的2.0版本,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風格的逆轉變。

1 意見:

黑手整備員 提到...

我對題外話比較有興趣(人生就是不斷的離題啊) 忙完設計 解決完山積之後 應該必買的一款(啊 還有薩克!) 可惜腳掌小了點 (話說黑隊員大概又要叫怎麼會有出不完的RX-78啊~我的GP03&4呢?笨呆你算計我啊笨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