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9

[fate]今天






















前一陣子接仲介的電話接到瀕臨崩潰,心煩意亂之下匿蹤系統全開,以擺爛來應對永遠不知疲倦為何物的仲介們。然後今天送了母上去中和之後殺回南港上課。笑瞇瞇的陳師傅上一堂課就說過這功課不簡單,果然搞了兩三個小時還看不出個脈絡。

然後,休憩時檢查手機未接來電,發現一通不是很認識的電話…啊,原來是應徵回電了,連忙回撥卻發現顯示的電話只是該大樓的總機。當下在BUBOO上書「發現自己是萬年壁花,以致於不知道矜持二字怎麼寫」為記,笑自己年前巴望尾牙、年後正重拾信心、專心於以SOHO職大步向前之際,卻又像吃不開的純情醜女,人家隨便一通電話便心花怒放,誰知道也許人家只是要我過去給主管看看笑笑,畢竟,退伍後的求職完敗記錄不假,對信心的打擊,看不見、但依然存在。

課後,順道回岳家孝敬外公必殺祖傳酸梅湯,不過是一時扮貼心打個電話給太太報平安,就從太太口中,知道了消息。

接下來轟一聲什麼都不知道了,岳父悉心端出厚厚一疊諸如此類契約書並不急不徐忙加解釋,沒在聽、完全沒在聽。岳母呈了一晚千錘百鍊的羅撥排骨湯,一口豪飲而下、不燙、也沒什麼味道。待到岳父解說完畢,惡向膽邊生說了一句「謝謝爸我回去會好好看有問題再問你」便起身,累得岳母跟在後頭包了一鍋粉絲讓我帶回來。





我第一次覺得, 祂的確存在,祂自有安排。

這不叫「冥冥之中」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來形容。







親愛的太太生日快樂。窗外,蕭煌奇在基督書院唱著你是我的眼,而我們,要暫時告別終南山。





(圖一為貨真價實終南山,圖二,趙克儉,終南山居圖)

2 意見:

劉胖 提到...

新屋?新家?
所以非得在黑隊員報效國家,而你們離開終南山前去那個我們曾經都太熟悉的地方聚首啊!

AskaskA 提到...

哪裡?金瑞珍?海之味?莫非妳說的是…泰空戰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