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4

[murmur]哪有人一早就反省。

先是大受好評的可笑眼鏡第二彈,由影帝擔綱演出:





(吱吱吱...吱吱)





(口胡?!)





(熱愛洋蔥圈的影帝,口腔綻放出滿天花朵與玫瑰色的神采)




然後是這個:馬機@M247星球----漫長的回家路

在某教育部長兒子開心就業(誤)的新聞後,連太躺在沙發上看分手擂臺的同時,看到上面那個。

一件一件說好了,早上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當下的第一反應是「真是個雜碎!」「世間為何如此不公平!」類似這樣,非常乖巧被牽著鼻子走的想法。GOOGLE了一番以後,才知道,杜公子除了畢業於英莎翁大學拿到碩士學位以外,在應徵目前職務的時候,也提了兩份非常漂亮的企劃書,在「這都是真的」的前提之下(絕對沒有挖苦的意思)我深深的反省了自己,在沒有查證深入瞭解的情況下就在心裡幹譙了一個跟我非親非故的人。至少在這個事件,我覺得非常抱歉,故為文反省。 另外則是這個英國青年的故事。該網誌裡寫了許多他旅程中的趣事(但可以想像,在過程中未必那麼有趣)文末也整理了一些讓整件事看起來更壯大、更值得一提的數據。但一言蔽之,不論對誰而言,走過這麼一遭,想必一定在生命中留下了一點,什麼吧。 想起與連太在泰國前往龜島的長程夜車上,中間休息站時,遇到的一個不論穿著打扮膚色口音都讓我誤認為是當地人的日本弟兄,姑且就稱呼他為「山田泰」吧。 我的旅行經驗少之又少,英文能力not only 破 but also 爛 ,雖說自認為「知道如何享受旅行的樂趣」但大抵上不會有自發性的出國衝動。 山田泰兄來自日本(廢話),言談中(大部分的時候是連太談我在旁邊微笑聽/裝懂)提及了在日本原來的工作、與妻子離婚、小孩監護權在妻子那邊云云,與我們同在一輛巴士上是因為,南亞海嘯,而他打算去某個村莊,看能幫上什麼忙,就做什麼。 當然,這些很有可能是我片面的解讀,但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有做什麼詳細的計畫、他的行李也看起來很輕便。 我可以想像、但不能體會,怎麼樣的人生,可以如英國男兒或山田泰兄一樣沒有「根」意識的活。

在馬機的BLOG裡的回應中,關於我的感覺引起了討論。
有人說,外國人(請用假洋腔唸)原本就比較習慣於旅遊,而如果一個台灣人這麼做,我是指,非「消遣式」的旅行,而是「生活的旅行」,旅行在生活中,生活在旅行中,可能就會面臨來自社會父母異樣的眼光,當然也有人舉出例子說才不是這樣並舉出例證以反駁。

這麼早居然醒著不是為了要打網誌的,所以又要胡亂下結論了:


人各有命




最後再分享一個,在糟糕島上看到非常糟糕的照片:




(......)



完。



1 意見:

劉胖子 提到...

歐洲人因為地理關係的因素習慣旅行,另,整體社會對於「不連貫的人生」(也就是所謂的「長假」)比較接受。我在阿根廷碰到的背包客百分之70來自歐洲(尤其西歐或北歐),25%來自美國,5%來自其他地方。東方人少之又少。
沒有根的人生啊,看似灑脫,可是真不是每個人都辦得到。我可能還是比較適合抽屜式一格一格放好的那種。
另,影帝第二張眉毛與眼鏡一氣呵成渾然一體的演出,讓我樂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