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4

[Faith]Thanks For...





幾年前的某一個晚上,我跟H去學校看了一部叫做「開放配偶」的戲。

其實戲裡面說了什麼不是這裡的重點,總而言之,至少目前為止,我還很清楚戲畢走出實驗劇場,當時那種興奮到爆炸的心情、很想大吼大叫、遍地打滾的心情。那一天,我們作了一個約定:我們也要做出這麼好的作品。以一個演員、與以一個編劇的身份。


這個約定後來變成一個賭:賭誰能先成為影帝,當然有人會說只有演員才能當影帝,不過對我們來說當然沒有必要在這種小事情上錙銖計較,總而言之老話一句,以一個演員的身份、與以一個編劇的身份。


時間如小橋流水一樣,來到今日。


我忘記是誰跟我說,當完兵會衰一年,這不能當作任何事情的藉口,但以我本身的經驗來說,這個拔獅子鬃毛般毫無根據的說法真是一點也沒說錯。這一年來,在腦退化的漫長重建過程中,與收入搏鬥。面對岳父岳母的非人耐心慈愛與父母的鼓勵包容,對太太的付出只有心痛還有心痛,不只一千次動念想要作個「正當的職業」。但似乎,我就該走這條路、我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我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我的夢想,是跟太太、還有我們的孩子住在屬於我們、可以看著淡水河出海口或是關渡平原的房子裡。太太不用工作,我們會親身負起小孩教育的責任,而非讓政府學校安親班來擔這個宇宙重要的責任。我們的小孩會是最強的十五歲少年,然後日復一日的看著終南山的炊煙、聽著軍營的早安號,最後數到三牽著手死去。


不是盡力、而是一定要做到。在這一天來臨之前,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在氣餒上浪費時間。以上,就是我的得獎感言。

2 意見:

劉胖 提到...

他媽的,我也是個沒有退路的人啊。
你寫得真好。

往前走吧我們。

匿名 提到...

這也是我想要過的生活啊,尤其是孩子與住所,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這樣幻想的.或許,有一天我們可以住在對門,你與我的孩子都將成為最強的15歲少年/少女

我是綠